十大正规杠杆平台排行
正规杠杆平台排行

“情绪买卖”不能缓解精神内耗,但年轻人:Who cares?

  • 2024-05-19 11:52
  • 193

图片

LAIKA2023/09/07幻想能让人获得快乐作者 | 蓝猫编辑 | G3007花五毛钱就可以拥有一份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,听上去惊悚又无厘头,但正在真实世界上演。在淘宝,已经有上万买家尝试了这种新奇的体验,也许有人会理性的分析这只是一种噱头和营销,对于卖家来说更是无本万利,但是买家并不在意——你以为我在交智商税,其实是你不懂我们的幽默。01买爱因斯坦的脑子吗?五毛钱一份——你还在为考试焦虑吗,不妨下单一个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,赋予精神寄托,智商+1。——爱因斯坦的脑子,拍下后自动长到你的大脑上,用过的都说好。

图片

作为人类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、聪明得像个穿越者一样的爱因斯坦,肯定不会预见到,若干年后他的大脑会在遥远东方一个叫“淘宝”的购物平台上火热售卖,每份均价5毛钱。在真假难辨的爱因斯坦名言中有一句:“想象比知识更重要,你的头脑是你最有用的资产”,没想到“想象”和“头脑”被中国的年轻人以这样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。在淘宝搜索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,已经有上万人确认收货,在小红书也有不少用户晒出了自己买脑子的订单,并表示非常有效,有的用户还在不同卖家那里分别购买不同的脑子进行测评,看看哪家的更好。有的卖家则对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再进行细分,包括聪明脑、恋爱脑、搞钱脑、文科脑、理科脑、艺术脑、社交脑等不同品类,价格上还会有微小的差异,“买啥补啥,买完就长脑”。

图片

在这些商品的讨论区,有不少有趣的反馈:有人说高考前一天买的,原本成绩只高一本线50分,高考超了80分;有人说买完之后顺利被985大学录取了,并晒出了录取截图;有人说买完之后发现自己的行为有点傻,看来确实是变聪明了;有人问“买完能不能考上北大”,有人一本正经地回答“不好说,毕竟爱因斯坦不会中文”;也有老实人真诚的回答“就是花5毛钱买个快乐而已”。

图片

如果说买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还有一点“求好运”的玄学成分在,一些其他类型的虚拟商品则完全是为了恶搞和好玩,如电子蚊子(下单后自动去叮你想叮的人)、野生猪(以及鸡、狗、大象、霸王龙,已打疫苗,下单后自己走去你家找你)、好友智商归零(下单要备注好友名字)等,即使真的有人被好友买了“智商归零”也不会真的生气,真的好友都能理解这种无厘头的幽默。

图片

尽管有人质疑这类商品是在骗人,但在不少年轻人看来,购买这些新奇的虚拟商品就是一种廉价的情绪消费,发现这些无厘头商品时的惊诧愕然、仔细了解后对卖家巨大脑洞的佩服、买给好友时的互动和调侃、日后聊起来时的会心大笑……几毛钱就可以拥有这么多快乐,买的就是情绪价值,甚至物超所值,哪里算得上骗人呢?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聊天搭子、骂醒恋爱脑、秘密树洞、云监督学习的虚拟产品也在淘宝、闲鱼等电商平台卖的十分火热。在一个树洞聊天的评论区,不少买家表示,自己压力很大但是身边人又不理解,跟树洞聊天之后舒服多了,虽然给自己带来压力的事情不会因为聊天而消失,但自己心情好多了,面对困难的勇气也增加了。在一个云监督学习的评论区,大多数买家都表示在客服的“炼狱监督、魔鬼监督”下,自己放下了手机、专心学习,每天的打卡和反馈也让自己的学习计划规律了不少。

图片

对于这些虚拟商品的买卖,有人将此称为“情绪买卖”,这些表面上看起来脑洞大开的虚拟服务(有的甚至算不上什么服务),却在真实的满足着人们的情绪需要。可能是陪伴,可能是安慰,也可能只是一份单纯地搞笑,为无聊的生活增加一点幽默的谈资。互联网情绪产品的本质,正是现实世界发现情绪、挖掘情绪、满足情绪、治愈情绪的投射;“情绪买卖”的出现,反映的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“情绪价值”的需求。02情绪买卖年轻人正在为情绪价值买单“情绪价值”这个词最近几年来不断出现在营销案例和亲密关系类文章中,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和推崇,到底什么是“情绪价值”呢?现在一般认为这个词来源于经济学和营销领域中的“顾客感知价值”,由美国爱达荷大学商学院的教授杰弗里(Jeffrey J. Bailey)提出,他从顾客与企业之间的关系营销视角出发,将情绪价值定义为顾客感知的情绪收益和情绪成本之间的差值,情绪收益为顾客的积极情绪体验,情绪成本则为负面情绪体验。

图片

这样的表述比较抽象,笔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,早在1996年国内管理类期刊就有关于产品“情绪价值”的更形象具体的表达,作者认为,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种类繁多的服务性产业的共同特征的话,那就是它能够赋予产品“情绪价值”,如果一个产品“无用”的地方可以给人们提供愉快、舒适、优越感、心安、优雅以及怀旧感等情绪,与“有用”的机能价值相比,这种“无用”的价值就是情绪价值。而在心理学领域,“情绪价值”是一种感受上的需要,是内在的综合的感受,代表着被看到、被欣赏、被肯定、被关心,代表着被真正的理解,而不是表面上的敷衍。这与营销领域的“情绪价值”的指向是一致的:无论是消费还是人际关系,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拥有积极的情绪收益的体验。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有没有用呢?从机能价值上来讲当然没有任何用处,但是只要几毛钱,就可以情绪价值拉满,消费者买到的是一份轻松的戏谑和幽默、一种对好运的期许、也是一种年轻的无厘头的生活方式。在“情绪买卖”爆火的当下,也有不少声音表示:“情绪买卖”不能缓解年轻人的精神内耗,例如:让自己高考取得好成绩的不是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,而是自己努力学习的成果;陪聊和树洞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缓焦虑,但并不是解决心理问题的根本办法,战胜心理压力还得靠自身内心的强大;监督学习可能一时认真,但习惯养成还得靠自律和动机。还有心理学专家表示:“好友智商瞬间归零,下单备注好友名字”、“纯种野生大蚊子,下单就出发,记得备注好友名字”这类产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,哪怕只是开开玩笑,也会影响购买者的心理,甚至导致“见不得别人好”。那么,问题来了:参与“情绪买卖”的年轻人们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吗?他们当然明白,只是他们不care这种上纲上线的老生常谈,他们是在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买单,他们花的每一分钱,都是在为自己喜欢的世界投票。有研究显示,与其他年龄段的消费者相比,Z世代在消费时更倾向于获得幸福感、满足感和仪式感,他们更愿意花钱取悦自己,与购买实物相比,他们更愿意为体验付费。而在“情绪买卖”中真正值得注意的是:既然“情绪买卖”不是缓解精神内耗的根本方法,那么有需要的年轻人应该如何去习得这些“根本方法”?笔者认为还是需要依靠整个社会对心理健康认知水平的提升,开始重视“情绪价值”也是一个良好的开始。“精神内耗”这个词本身就存在一定的主观色彩,认为情绪是由“内”发生的,仿佛个人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力主宰自己的情绪走向,靠自己的自律就可以减少精神内耗。尽管国内专业的心理治疗资源仍然紧缺,“情感树洞”、“骂醒恋爱脑”等泛心理类服务处于良莠不齐、野蛮生长的状态,但年轻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压力和不愉快是可以有方法进行纾解的,原意为情绪价值买单,已经是社会整体对心理健康认知的一大进步。

图片

结 语情绪价值本身已不是什么新词了,近年来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挂在嘴边,从消费中获取的情绪价值,到人际交往、亲密关系中的情绪价值,越来越多的人从情绪价值这四个字开始重新认识关系和认识自己。尽管有人表示这个词已经被用滥了,但相对于大多数国人心理健康知识的贫乏来讲,开始认识到情绪价值的意义还远远不够。前段时间,“我的父母为什么如此扫兴”成了社交网络上的热议话题,不少年轻人在声讨父母的“扫兴”行为的同时,也在表示对父母出现这种“扫兴”行为的理解:成长环境中物质条件的缺失、从未接受过情商教育也不知道如何表达爱与被爱、东亚社会亲子关系中夹杂的权力关系等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,物质生活逐渐充裕,精神健康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“情绪买卖”确实不能缓解精神内耗,但年轻人表示:Who cares?也许凡事都追求功利性的实际意义也是一种精神内耗,放轻松,认识自己的情绪也认识自己的需要,无论是在考试前花5毛钱给自己买一份“爱因斯坦的脑子”、开玩笑给好友买一只恶搞的“电子蚊子”,还是给自己买一个情感树洞一吐为快,这种轻松且不伤害任何人的简单快乐并没有什么不好。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举报。

猜你喜欢